舟山门户网|战神刑天大概不是人,而是奇兽_好舟山旅游资讯

刑天算是《山海经》里的“名角儿”,好像无人不知了。但细致推究的话,生怕照样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内容。 刑天的故事出自《山海经·外洋西经》:“形天与帝至此争神,帝断其首,葬之常羊之山。乃以乳为目,以脐为口,操干戚以舞。” 首先是形天这个名字的写法…

刑天算是《山海经》里的“名角儿”,好像无人不知了。但细致推究的话,生怕照样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内容。

刑天的故事出自《山海经·外洋西经》:“形天与帝至此争神,帝断其首,葬之常羊之山。乃以乳为目,以脐为口,操干戚以舞。”

首先是形天这个名字的写法,比较多样。前一字写法有“形”“刑”“邢”三种,后一字有“天”“夭”两种。所以古书中“刑天”“形天”“形夭”“邢夭”纷出,难祥那种是正写。

最近几年神话学巨匠袁珂教师的《山海经校注》出来后,种种写法才得以一致。袁老认为“刑天”的写法最准确,天的意义是人头,“刑天盖�u断首之意。意此刑天者,初本无名天神,断首以后,始名之为‘刑天’。或作‘形夭’,义为形体夭残,亦通。惟作‘形天’‘刑夭’则不可通。”

袁老的说法很有原理。只是初期古书的人名一般并没有正字,音通即可,“刑天”写作“形天”等也不算错。惟独内里的“天”或“夭”,确切应当有一个算是讹误。

但郭璞《形夭赞》却说:“争神不胜,为帝所戮。遂夭厥形,口脐乳目。仍挥干戚,虽化不伏。”又好像当以“形夭”为正。《淮南子·��形》也说:“西方有刑残之尸。”好像能够左证。

 

刑天故事假如求原的话,极可能跟昔人乞求或庆贺稼穑丰产有着莫大关联,这一点学者们多有论述,我们这里也简单说一下。

《路史》中刑天是的手下,善于音乐,创作了多种乐曲。“乃命邢夭作《扶犁》之乐,制《乐岁》之咏。”《扶犁》《乐岁》,从乐曲名上,我们就能够看出其与稼穑丰产的关联。

这个故事的原始意涵比较简单,我们就说到这儿。下面我们说一下刑天神话在后代的撒布过程当中,发生的一些风趣的内容。

首先是一个优美的误解。

陶渊明《读山海经诗十三首·其十》:

精卫衔微木,将以填沧海。

形夭无千岁,猛志故常在。

同物既无虑,化去不复悔。

徒设在昔心,良晨讵可待。

个中“形夭无千岁”一句,昔人经常改读为“刑天舞干戚”。比方南宋洪迈《容斋四笔》卷二“抄传文书之误”条说。

唐朝到底有多强大,看完这5点,只想穿越回到过去

阅读指数:

 

因记曾�所书陶渊明《读山海经》诗云:“形天无千岁,猛志固常在。”疑高低文义若不贯,遂取《山海经》参校,则云:“刑天,兽名也,口中好衔干戚而舞。”乃知是“刑天舞干戚”,故与下句响应,五字皆讹。以语朋友岑公休、晁之道,皆抚掌赞叹,亟取所藏本是正之。此一节甚类苏集云。

这个说法在古代撒布很广,影响极大以致有人居然在没有版本依据的情况下,私自将陶渊明的诗修改成洪迈说的谁人模样。这首原本单咏精卫鸟的诗,遂与刑天发生莫大关联。至今还通行这个谬说。

实在许多学者早就指出传世本这里并没有问题,就是“形夭无千岁”,说的是帝女早夭(厥后化为精卫鸟),跟刑天并没有关联。(比较毁小清爽啊。)

然则比较有意义的是,洪迈引《山海经》说刑天是“兽名”,刑天便从人了变成了,畜类。

 

《熙朝新语》卷四遂说:

又从前有书吏三人,遍传西边异兽形图,部议重罪具奏,朕从宽贷豁免死,令其往觅是兽。后祁里德等来自军前,奏云,果有是兽,目在乳傍,口在脐傍,巡哨侍卫等曾亲见之。蒙古名其兽曰鄂布。又有飞者名曰积布,蒙古名恶工资鄂布泰积布泰。是即《山海经》所谓刑天无首,以乳为目,以脐为口也。故将发遣书吏放还。

清康熙朝去今未远,蒙古语也不算稀见言语,好像这里说的类似刑天的奇兽“鄂布”是可考的。不知有没有人考据过到底是什么。

“刑天”按《山海经》中的说法,就是一个自力的(神)人,犹如、夸父之类。然则,《平静御览》卷八百八十七·妖异部三引《山海经》此文下又有“是为无首民”,好像又以刑天为部族名。

《御览》此五字当然是衍文,但这个衍文也不是凭空出现的,而是有肯定泉源的。《平静御览》卷七百九十七·四夷部十八·西戎六引《外国图》曰:“无首民,乃与帝争神,帝斩其首,敕之此野,以乳为目,脐为口。去玉门三万里。”

《外国图》,《水经注》已援用,内容相差于《博物志》,所以有学者揣摸它是晋代的作品。书名“图”,上面所引“此野”也表明它确切是述图笔墨。云云《外国图》跟《山海经》的撰述体式格局极为类似。所以,也许刑天确切有多是部族名。

 

清·袁枚《续子不语》便记有“刑天堂”:

谦光又云:曾飘至一岛,男女千人,皆肥短无头,以两乳作眼,闪闪欲动;以脐作口,取食品至前,吸而啖之;声啾啾不可辨。见谦光有头,群相惊愕,男女逼而视之,脐中各伸一舌,长三寸许,争舐谦光。谦光奔至山顶,与其众抛石子击之,其人始散。识者曰:“此《山海经》所载刑天氏也,为禹所诛,其尸不坏,能持干戚而舞。”余按:颜师古《等慈寺碑》作“形天氏”,则今所称刑天者,恐是传写之讹。又:徐应秋《谈荟》载:无头人织草履,盖战亡之卒,归而如生,老婆以饮食纳其喉管中。如欲食则书一“饥”字;不食则书一“饱”字。云云二十年才死。又将军贾雍被斩,持头而归,立营帐外问:“有头佳乎?无头佳乎?”帐中人应曰:“有头佳。”雍曰:“不然,无头亦佳。”此亦刑天之类欤?

又据盛文强引述清光绪年间的《点石斋画报》说:

意大利的牢狱内羁押了一个女罪人,该罪人有一天遽然临蓐,生下一个孩子,“怀孕无首,见者莫不骇然”。这个孩子只怀孕子没有头,有人说该女罪人在狱中时,老是忧郁被杀头,这类念想凝结为胎儿,便生出了怪胎。《山海经》中有刑天,只怀孕子没有头,以双乳为眼睛,以肚脐为口,手拿斧子和盾牌挥动。

|好舟山旅游资讯

大唐帝国究竟强大到什么地步?世界为之颤抖!

阅读指数: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35992622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5992622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