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烟火,最抚人心!久违了,初夏的定海

01

今年刚入春的时候就期待着夏天的到来。

但那段时间却一直连夜下雨,所以总是气急败坏的指责老天捣乱,因为实在是太想大口喝冰的碳酸饮料了,好让整个不好的天气与心情一起变成气泡水氧化掉。

初夏 

街头 

所以整日幻想着在夏日街头,和朋友一起躲在树荫处闲逛,穿着短裙和吊带衫,自在得让那些天上的云与微风都追不上。

———

初夏的早晨特别让人觉得温馨,令人沉迷,吃完早饭,走在翠绿相拥的街道上,路上看到斑驳的树影稀稀落落地印在来往的人们身上,恍如隔世。

ROFILE

而困倦的午后,在某个不经意间的转角处,不小心窥见了门里的一簇簇绿意盎然,却让这个懒洋洋的初夏多了好几分的欢快与雀跃。

#2

Grain Rain

02

初夏街头的房屋,那一片片残缺的青瓦,见证了时间的飞逝,经历了历史的风风雨雨。

被阳光洒下金粉后,就像来到了岁月的门口。在门外槛外伫立,不敢一脚踏入,深怕踩到那层厚厚的封尘,惊醒沉睡的旧梦。

环顾四周,发现没有一处屋不在太阳的笼罩下,对人来说房屋是寄托,所以有爱情、有父母、有孩子,看起来无一不充满温情。

除了住的屋,还有食的屋,街头那家条子糕店正是承载定海几代人记忆的食的屋。

檐上发黑的印记证明着百年老字号走过了无数个初夏,角上的空调似乎还未从上个夏天缓神过来。

PROFILE

03

吃过梅子后,余酸还残留在牙齿之间,芭蕉的绿色映照在纱窗上。

漫长的夏日,从午睡中醒来不知做什么好,只懒洋洋的看着儿童追逐空中飘飞的柳絮。

PROFILE

“ 梅子留酸软齿牙,芭蕉分绿与窗纱,日长睡起无情思,闲看儿童捉柳花。”

— 杨万里  

#2

Grain Rain

幽深的小院中躺在竹席上,浑身清凉;穿透帘子看见那石榴花开得正艳。

中午时分浓密的树荫隔断了暑气,午睡醒来,耳边传来一阵阵黄莺的啼叫声。

“ 别院深深夏席清,石榴开遍透帘明,树阴满地日当午,梦觉流莺时一声。”

— 苏舜钦  

———

初夏就是这样,不及真正意义上夏天的炎热,阳光还不甚刺眼,风也温柔缱绻。

在燥热之前,在蝉鸣之前,一切都在最初的酝酿中,洁净如初,青涩如初。

– The End –

文章内容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喜欢()
评论 (0)
热门搜索
1478 文章
0 评论
19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