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岛最北端的绝地马目绝壁坎_好舟山旅游资讯




  在绝壁坎,望着村前村后的山水草木,你会以为人世间的文明脚步,在这里似乎阻滞了,然而石屋上的老藤蔓,春夏秋冬枯荣循环;礁石间的贝螺虾蟹,在涛声潮水里一茬接一茬……那种野生的蓬勃生命力,透露着文明失踪后的遗韵和苍凉,同时也蓄积着原始的能量,昭示了新的再生之光。


  一、曾有定海“西伯利亚”之称


  提及定海西乡的马目,不少年轻人就会脱口而出“马目西瓜”“马目橘子”这几个出自马目的品牌水果名字,在西瓜、橘子收获季节,经常有市民全家出动来到马目莳植园采摘购置。但在四十多年前,马目留给人们脑海里的却没有那么甜蜜,偏僻冷落也许就是马目的“代名词”,稀奇是马目的绝壁坎村,已往竟然有定海“西伯利亚”之称。


  1960年,由舟山县委宣传部编选的《舟山渔歌选》,有一首《马目吃到白米饭》渔歌,让你能够从中感受到包罗绝壁坎在内的马目人的艰辛岁月。渔歌是这样写的:


  “已往:马目港潮水两头开,面临海来背倚山,隔港如隔万重山,廿岁后生出门难。渔民生涯苦连天,一件棉衣穿了十八年,全县著名绝壁坎,终年不见一餐大米饭。


  现在:马目港潮水两头拦,千年海涂换取田,大岛小岛紧相连,往后过港水不沾。学校、商铺岛上有,渔民打鱼机风帆,穿的哔叽和绒线,常年可吃白米饭。马目现在似天堂,人人谢谢共产党。 ”


  在舟山的地名中,绝壁坎地名的着名度,是异常响亮的。从上世纪一代人对绝壁坎家园情怀的追念,到21世纪新生代对绝壁坎文明迷恋的深思,“马目绝壁坎”时时都在牵动着人们想去探访一下。


  那么,马目绝壁坎村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地方呢?《舟山市定海区地名志》等相关文献解释,马目原是与舟山岛一水相隔的一个岛屿,绝壁坎村在马目乡境最北端,三面环山,北邻灰鳖洋。 1958年围垦马目港后,马目与舟山岛连片。那么,连岛以前,马目是一种怎样的境况呢?


  新中国确立前的《定海乡土课本》对马目是这样记述的:“住民五百余户,因港道淤积,难以用船航行,舟山至马目济渡用拖桶。 ”这种“拖桶”,当地叫做推桶,这是马目特有的运载工具,就像只大圆桶,有八仙桌那么大,三四人可坐,那时刻有人就做这辛勤生意,六十多岁以上的马目人对坐“推桶”出岛念兹在兹。身处绝壁坎的村民若要到宫前来,大多数人是等潮水落出以后,靠双脚跋泥涂出来,少有坐推桶的,虽然只需要一二角钱,但口袋里没钱,也舍不得花。对于马目的自然环境,另有一个民谣:“小小马目岛,三山九岗十八岙,四周环海浪滔滔,三天无雨苗发黄,一场大雨泥冲光。 ”这样的恶劣环境,已往为啥另有人去那里生计呢?也许从马目名称的来源,能够从中发现一些眉目。





  二、马目地名来源和绝地之味


  马目古称马墓,民间传说三四百年前,马目荒无人烟,草木兴隆,是放牧的好地方,明末,马目东面的烟墩有个在外做官的人,他的一个痴呆儿子和几个牧童在此放牧,故名“马牧山”。又因常葬马于此,习呼马墓,后改写为马目。 1923年的《定海县志》也有差不多的纪录:“马目山,离县约六十里,高三十余丈,周围二十余里,泉甘土肥,巨公多隐居于此。上有天妃宫。一名马墓。 ”对于“马目”一名来源,民间另有其他说法,有文史专家曾予以记述。其中一种说法是“马目”本名“福山”。相传,在七百多年前,元世祖忽必烈东征,在福建大造战船。所需的木料、资金所有“取之于民”。由于官府没完没了勒索,那时有3个福建富翁就带了金银财宝逃到马目逃亡。故有“巨公多隐居于此”一说。由于那时的马目是个无名岛,就以先住福建人为名,称“福山”,并把周围的海域,称为“福山洋”。县志的“许东望击贼于马目福山洋”一说,可能是“马墓”与“福山”是一地两名的缘故。


  对于马目名字的来源,民间另有不少的说法,这在定海也是蛮少见的,这也使人们对这个“西伯利亚”的马目有了更多的想像空间。而绝壁坎的名字,那主要是该地临海处有陡崖峭壁,又为马目最北端,故而这样名之。


  这些文字,告诉我们历史上的马目确实是够偏僻,也够冷落,而绝壁坎一年四序除了咸湿的海风,土地上生涯资源更是极其贫瘠。在交通极为晦气便、信息极为纰谬称的年月里,要去这深山冷岙的地方,完全是靠你双脚的忍受力。人们把马目绝壁坎看成定海的“西伯利亚”,也是很自然的一件事。在中国的古舆图上,西伯利亚被称为“罗荒原”。在20世纪五六十年月出生的人眼里,地球上的西伯利亚,那是一个地广人稀、天寒地冻的地方。于是,昔时的舟山人以西伯利亚这个有着特定意思的名字来称谓马目绝壁坎了。


  马目绝壁坎不仅被称为舟山的“西伯利亚”,舟山老话头里另有几句险些家喻户晓的俗语,“东到塘头茶壶甩,西到马目绝壁坎”,“马目绝壁坎,一年呒没三餐饭瞥见”。这又让人对马目绝壁坎有了一点异样的想像空间。“绝壁”不就是常用来形容山势险要的“悬崖绝壁”吗?这样的地方在武林小说中定会发生种种奇闻轶事。固然,在现在新新人类的头脑里,这“绝壁”可是太棒了、太绝了之意,没有“悬崖绝壁”之味道了。


  三、绝壁坎昔时生涯反刍


  你若想到马目绝壁坎走走,从定海到绝壁坎,如坐公交车,也许有两种方式可到:一是从定海坐公交到步枪湾,尔后步行,经由黄金湾水库,不远处的山顶上,有十多台风力发电大风车,那里就是绝壁坎村的偏向。一起前行,进入绝壁坎村,是要爬山越岭的,两侧的芦苇,高过人头。这条山路是以前绝壁坎村民通往外面的主道,有些地段路面还留有不规则的山石条,山路蜿蜒曲折。二是在宫前公交站下车,隧道右边有一条上山的盘山公路,若有私人车,可一直到山顶,山下就是绝壁坎村。2018年12月29日,我走的就是这条盘山公路,步行到山顶就花了快要一个半小时,异常辛勤,不是一样平凡人所能遭受。到了山顶再从一条曲折的小山路下山至村里。


  20世纪80年月末期最先,绝壁坎人陆续搬迁到了马目的宫前。三十多年的疏弃,

舟山旅游业求新求变蓄势迎春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春节期间,全市旅游业按下“暂停键”。
  2月20日起,除普陀山景区外,38家A级景区陆续有序开放,舟山旅游开启“复苏”之路。
  不过,疫情仍未消退,在今后一段时间内,我市旅游业仍 … ,舟山旅游网

,好舟山旅游资讯,村子的痕迹早已模糊不堪,荒草丛生的山坡上,偶然会发现杂树灌木丛中破败的屋子。原先的村居现在只剩断壁残垣,坍毁的乱石墙上爬满了山藤,原来的衡宇基本塌了顶,内里杂草丛生。冷落的情景让现代人难以想像昔时绝壁坎人是若何生计生涯的。


  作家花如掌灯在新浪博客有一篇《绝壁坎》文,说自己童年时光在绝壁坎住了五年,凭证文中形貌,应该是“文革”初期。他第一个熟悉的字就是在马目公社绝壁坎大队小学课堂里,山脚下的小学校,有三间课堂两个先生,复式班,一到五年级都在统一个课堂里上课。现在,小学的旧址依然还在,凄凉地守候在那里,到绝壁坎的游人想必都市在这里有一番感伤。据1999年12月编印的《舟山市地名志》纪录,绝壁坎村辖3个自然村,1958年称西绝壁坎生产队,1961年改称绝壁坎大队,1984年建绝壁坎村。原有82户,226人,因交通未便,绝大多数村民在上世纪80年月末搬迁到宫前东海农场。那时刻,绝壁坎村打鱼的是马北,种田的是马南,一个生产队也就几十户人家。《绝壁坎》一文中写道:绝壁坎没有水田,作物是豆、甘薯与麦,另有土豆,以是一年没有三餐饭瞥见。舟山老话头讲马目绝壁坎“一年呒没三餐饭瞥见”,原来还真的没夸张呢。那位公交车上遇见的姓夏妇女对我们说,她家虽说是种田的,但一年四序吃不上几顿白米饭,整个村里只有几小块水稻田,其余全是山地。天天饭是“焐番干”(甘薯干),菜是“乌贼膘肠”,难咽下口。从绝壁坎回来后,我们在宫前采访了几位住在原东海农场知青宿舍里的老渔民,他们告诉我们,绝壁坎村的打鱼渔民,虽然有粮票可买米,但打鱼一直是不太景气,手中没钱啊,有时还要把粮票卖掉换钱,生涯也是过得很艰辛。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面临恶劣的自然环境,绝壁坎人照样要照样生涯下去啊。绝壁坎临海边有一高坎,十几米高,陡峭悬崖,这应当就是花如掌灯文中提到的黄泥绝壁。底下周边是礁石嶙峋,海水在礁石间袭击、拍打、盘旋,昔时绝壁坎人想吃螺贝之类的海产物,在这里照样可随意采撷。花如掌灯回忆那时的生涯状态,虽然是有点苦中作乐,但能够看出绝壁坎人顺应自然的能力。“在绝壁坎,我的童年有幸吃遍山海,都是野食,覆盆子,酸毛蕻,茅针,生豆,这是准时令排的,然后野山楂,野柿,毛栗,毛栗是野蔷薇的果,另有乌米饭”。“海边有螺、贝、蛤、泥螺等,活吃的是蟹和牡蛎,牡蛎砸启齿后伏在上面舔,蟹则用脚踩住摘螯,活肉是甜的”。这样的生涯状态,现代人看来似乎蛮有情趣的,其着实天天要忧郁吃不饱的谁人年月,那真是一点也没什么兴趣可言。


  四、治贫大计落地,生涯显著好转


  在原东海农场知青宿舍里,几位老渔民、老渔嫂向我们讲述了绝壁坎以往的一些事,真让人感伤。今年87岁的夏阿婆对我们说,她是经由了三个时代。 5岁时,“东瀛人”(日本兵)开着“小嘎达”(小汽艇)到绝壁坎,她是随着怙恃一起逃到后山松茅蓬里躲了起来,日本兵在村里抓鸡抓鸭,肆意抢劫。厥后来了国民党军队,逼着村民在山上挖壕沟,造炮台,弄得人心惶遽。 19岁时,新中国确立了。原来绝壁坎是散套套,各家各户都是单干,厥后最先确立相助组,24人为一组,再厥后酿成渔业队、农业队,搞整体生产劳动。男子出海打鱼,女人在家织网,还要在山上种甘薯、大麦。


  上世纪五六十年月,绝壁坎人生涯照样很艰辛。整个村里没若干田地,土地改造时,每个村民分了6分地,厥后渔业队的土地都给了农业队。饭总是吃不饱,没饭吃时,连烂甘薯搡搡也当饭吃。 82岁的夏阿伯老渔民对我们讲,他们家几代人都是撑船打鱼,小时刻,村里几户人家请了私塾先生来教他们认字,他读了几年书,新中国确立后在长坑读了小学。相助组那阵,马北渔业队只有13人,没几只木风帆,到了上世纪70年月,有了机风帆5对,100多人。 1958年,确立人民公社,绝壁坎渔业队连人带船合并到大沙峙岙塘,效果只吃了8个月“大锅饭”,就倒散了。 1959年,绝壁坎渔业队与峙岙塘渔业队就脱离了,他们又搬回到绝壁坎,艰辛过活。


  夏阿伯还告诉我们,绝壁坎农业队人多地少,生涯也是十分艰难。 1985年,舟山地委向导来绝壁坎观察,厥后靠政府支持,农业队搬到宫前原知青栖身点,承包东海农场一些土地,生涯获得了很大改善。这一情形,在1992年编印的《定海县民政志》中有纪录。“马目乡绝壁坎村,地处偏僻,谋划蹊径狭窄,耐久来,年人均收入在120元以下,有20户在60元以下。 1985年7月,中共舟山地委向导率领各部门向导干部,到该村同干部群众共商治贫大计,凭证村劳力情形,确定承包东海农场部门土地。昔时有26户承包426亩,县用救灾款扶持40%土地承包费13600元,信用社发放生产资料贷款1930元。 1986年,有25户在承包土地上莳植西瓜345亩,纯收入41000元,按人口盘算,收入最高560元,最低跨越200元,生涯显著好转”。


  现住在宫前原知青宿舍的另有17户来自绝壁坎村的暮年家庭。

喜欢()
热门搜索
1583 文章
0 评论
19 喜欢
Top